杭州电商展
距展会开幕还有 [ ] 天    

11月5日晚间,阿里发布了其2021财年第二季度财报,三季度阿里月活用户8.81亿,环比增长仅700万,远低于市场预估的2500万。年活跃买家数7.57亿,环比增速同样在降低,近三个季度分别是1500/1600/1500万,之前这一数字没有低于过2000万。

三季度财报透露出阿里的“流量病”已经很严重了,而追赶者拼多多流量增速强劲。二季度时,拼多多年度活跃买家数已经达到了6.83亿,且保持每个季度5000万的速度在增长,很快就要追上阿里。

“医治流量病”迫在眉睫,阿里亟需找到新的增量。不过阿里的“流量病”,并不太好治。

诊断——“流量病”从何而来

中医诊断讲究“望闻问切”,其实就是通过观察、询问、接触等方式来分析患者的病情。我们也可以对阿里发展的时代背景、企业本身、获取流量方式等方面分析阿里的“流量病”。

首先,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流量红利消失殆尽,流量越来越贵。

阿里兴起于PC互联网时代,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,享受到了两种流量红利:一是移动互联网时代APP垂直分化,将原本由搜索把控的流量入口去中心化;二是移动互联网使更多人触网,从一线城市人口到二三四线,流量红利丰厚。

不过流量红利总有用完的一天,目前已经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下半场,躺着就能有流量的时代已经过去。

阿里目前月活用户8.81亿,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报道,截止至今年6月份,中国网民规模9.4亿,阿里的月活用户数已经快要接近中国网民规模总数。当然也不排除一些用户拥有几个账号的特殊情况,不过接近9亿用户的阿里确实比较难增长。

随着流量红利消失到来的,就是阿里的获客成本一直在长。按照营销费用/年活用户增量计算来看,从2019年第三季度到今年第三季度的获客成本分别是631/878/812/853/1158元/人,连续四个季度高于800元,最新的第三季度甚至达到1158元,新增流量越来越贵。

其次,阿里获取流量的方式已经不符合移动互联网时代下半场的环境。阿里仍停留在“人找货”的搜索电商阶段,但挑战者们已经找到了新的方式。

社交电商拼多多,利用社交关系和商品算法推荐机制,改“人找货”的寻找逻辑为“货找人”的相遇逻辑,增加了货与人的匹配效率,降低了商家们的流量成本;抖音、快手一类的短视频平台,凭借内容积累起大量流量,现在或是自己做电商,或是在供应链上与京东、拼多多合作,进军电商领域。

而阿里自己的社交应用做不起来,“来往”失败衍生出toB的“钉钉”,阿里旺旺也一直没有摆脱电商通讯的标签。占据熟人社交领域的微信又与淘宝不对付,抖音也关闭了淘宝链接的跳转,从社交与短视频领域获取流量较难。

另外,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说,流量是商业化的基础,有了流量才可以进行后续的分发、变现。阿里虽然已经是领先国内的互联网企业,但也逃不开互联网行业运行的基本规则。阿里做的电商平台,其实就是收租、卖流量的生意,这一模式本身就需要阿里不断拓宽自己的流量池,才能去卖给商家。

从阿里的投资和业务布局,就能看出阿里在不断想办法扩张流量池。投资微博、小红书、B站、宝宝树等社区类应用,收购优酷、UC浏览器、饿了么等,在影视、小说、游戏、音乐等方面组成大文娱业务,在本地生活上利用支付宝、饿了么、口碑等与美团开战......阿里从各处发力,为自己的电商业务引流。

互联网行业中,有强变现业务的,可以把其他业务当做流量业务去做。阿里的电商业务属于强变现业务,在其他业务上可以当成流量业务上去做。不过也正是因为阿里太想把其他业务当做流量业务去做,导致一些业务失去原有的变现路径,一直在亏损,在流量规模上也被竞争对手超过。

比如大文娱的优酷。收购优酷时,优酷上本身有许多优秀的UGC内容创作者,而阿里以建造观看PGC内容基础设施的思路打造优酷,甚至推出边看边买功能,在视频中植入淘宝链接,极大影响了优酷用户的观看体验,忽视了视频网站本身的发展路径。根据艾瑞数据显示,2020年9月,月独立设备数优酷位于爱奇艺、腾讯视频之后,排在第三位。

近两年阿里在流量获取上做的不错的就是淘宝直播了。据知瓜数据显示,10月20日双十一预售开启前,淘宝直播总观看量pv达7.03亿。淘宝直播为淘宝吸引了不少流量,扶持起来的人气主播薇娅、李佳琦等也大火出圈。但淘宝直播的马太效应也越来越明显,头部主播与头部商家占据更多资源,商家的获客成本依旧在涨。





  • 共3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下一页
  • 文章内容来源:蓝莓财经      声明: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管理员删除!

    杭州国际新零售微商及社交电商博览会组委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