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电商展
距展会开幕还有 [ ] 天    

上市一年多,“会员电商第一股”云集的日子并不好过。

11月26日,云集公布了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。财报显示,2020年第三季度,云集营收10.67亿元,同比下降61.53%,净亏损0.44亿元,去年同期净亏损0.51亿元。跟前两个季度一样,云集营收不断下滑,亏损有所收窄但仍在持续,表现不尽如人意。

截至发稿,云集股价报收4.93美元,较上市时11美元的发行价下跌55%。

其实,此前云集的股价一度跌到了最低1.67美元/股,跌幅高达85%。最近的反弹,是因为就在前不久的11月24日,云集公布与抖音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受该消息影响,当天收盘,云集股价暴涨90.67%。

成立于2015年的云集,其早期“拉人头”、“层层获利”的商业模式,一度被外界质疑为“涉嫌传销”。随后通过“会员电商”洗白,云集华丽转身成了“会员电商第一股”登陆美股。但上市一年多,云集虽然从会员电商转型第三方商城,发力供应链,甚至追着风口入局直播带货,却始终未能扭转业绩的颓势。

眼看财务业绩一年不如一年,云集搭上了抖音这个流量大户。云集缺流量,而抖音差的是供应链能力,二者各取所需,看似完美匹配。不过,抖音自己的商业化尚处于探索阶段,云集抓住这根稻草能否救命还是个未知数。

会员制转型平台化,业绩一路下滑

先来看最新的数据。

2020年第三季度,云集营收10.67亿元,同比下降61.53%。

事实上,如下图所示,云集在2020年第一季度受疫情影响,收入16.49亿元,同比已经腰斩,创下了历史最低记录。而随后的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,虽然云集一再强调向平台化转型,强化差异化供应链的优势,但营收不论同比还是环比仍然在下降。

从财报上,确实能看出云集的转型痕迹。2020年第三季度,云集的GMV从2019年同期的92亿元上升至94亿元,其中,与商城业务相关的GMV为73亿元,而2019年同期为32亿元,同比增幅高达128%。

抖音救不了云集 会员制转型平台化 业绩一路下滑

制图 / 深燃

同时,收入来源也有变化。2019年,云集来自会员的收入超过7亿元,占总营收的比例在10%左右,而到了2020年,公司来自会员的收入急速下降,仅为2%。

与此同时,来自第三方商城的平台收入快速上升,今年前三个季度收入分别为1.78亿元、1.6亿元、1.3亿元,平台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也从第一季度的10.8%,上升到了第三季度的 12.2%。

抖音救不了云集 会员制转型平台化 业绩一路下滑

制图 / 深燃

收入结构虽然有了变化,但云集仍然没停下亏损的步伐。2020年第三季度,云集净亏损0.44亿元。因为自营业务占比下降,第三季度,云集营业总成本下降至7.52亿元,降幅达67%,第三季度亏损同比有所收窄。

抖音救不了云集 会员制转型平台化 业绩一路下滑

制图 / 深燃

此外,在用户数方面,截至2020年9月30日,云集交易会员增长至1300万,财报显示,直播带货等营销渠道的拓展成为用户规模扩大的重要原因。

回顾过往,成立于2015年的云集,主要玩法是S2B2C模式,上游整合供应商,中间借助微信社交体系,聚集微商流量卖货,云集主要赚取商品销售佣金和会员费。靠着微商加社群裂变,成立2年后,云集交易额增长四倍,突破百亿。

2018年云集营收增速虽然放缓,但也超过了100%,收入130.2亿元,亏损却大幅度收窄到了约6000万元。借着良好的势头,云集于2019年5月登上了美股,成为了“中国会员电商第一股”,享受了短暂的高光时刻。

但2019年,云集的收入不增反降,公司营收下降了10%,仅为116.7亿元,亏损却大幅扩大至1.26亿元。会员电商收效甚微,为了使得营收多元化,云集还在2019年增加第三方商家入驻,全年GMV增至352亿元,但商城贡献的营收仅有3500万元。

云集转型平台,发力供应链的成果是,形成了由素野、尤妮美、安织爱、花果里、认养一头牛等数十个品牌组成的供应链矩阵。

2020年,前三季度来自第三方商场的营收分别增加到了1.78亿元、1.6亿元、1.3亿元,但云集整体营收腰斩,亏损仍然在持续。由此可见,云集从会员制电商转型平台,发力供应链,亏损虽有收窄,但成效并不明显。

傍上抖音,云集能翻身吗?

云集在2020年第三季度跟以往最大的不同点是,开始涉足直播带货了。





  • 共2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下一页
  • 文章内容来源:深燃      声明: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管理员删除!

    杭州国际新零售微商及社交电商博览会组委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