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电商展
距展会开幕还有 [ ] 天    

文 | 熊出墨请注意(微信公众号ID:xiongxiongbiji)

当朋友圈的代购接连转行“消失”,身为旁观者,我们非但没有等来“黑五”本该点燃的暖冬,反倒感受到了海淘市场的阵阵寒意。

“我想说的是,太难了!

被问及今年黑五生意如何,做了7年法国代购的CiCi摊牌了。她坦诚,原想用“根基比较深,生意还可以,没有受什么影响”搪塞过去,但实际情况是“真的太难了!”

作为海淘生意中最基本的单元,代购的遭遇实则影射着海淘市场整体的收缩。再向外拓展,比个人代购更具行业话语权的跨境电商平台,它们寄予厚望的的黑色星期五年终大促今年也没能泛起太大浪花。

这背后,除了疫情的冲击,还存在更多复杂的影响因素。

“消失”的代购生意

说起个人代购的“黄金年代”,CiCi言语中透着怀念。

“2019年之前这个行业的钱还真的算好赚,我认识的一些代购,经常往返在中法两国,人肉代购,如果能代购一些顶级奢侈品比如手表之类的,走一趟不仅能把机票酒店的钱省了,收入也是相当可观的。”

CiCi说的收入,可以简单理解为差价。他们平时长期生活在海外,基本模式就是主盯官网和奥莱打折款,在打折的时候囤货,然后卖到国内赚取差价。如果没有折扣,那就是客户指定下单。一件商品的成本主要包括海外售价、消费税、快递费等,卖给客户的价格减去这些即是收入。

史上最难“黑五”:这里的海淘静悄悄

代购工作图​

​生意做得最好的时候,CiCi的团队一度扩充到了30个人。“顶峰时期我们大概加了十几个微信的顾客,每天多个客服在线接单”。

转折出现在2019年,“2019年以后,这类(人肉)代购基本都消失了。”

2019年1月1日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》正式实施。相关条文明确规定,从事个人代购、微商也须依法办理工商登记,取得营业执照,依法纳税,违法将面临着最高200万的罚款。

“说白了,以前的人肉代购模式是处于灰色地带的”,有法可依之后,代购的经营成本骤增,“我的很多同行都开始转型了。有的回国搞留学教育去了,有的去了海南免税店,还有的回去做程序员老本行了。”

凭借之前的积淀,CiCi这类规模做的相对较大的代购还在坚守阵地,可颓势难挡,现在她的团队总共只剩下5个人。同时,她开始尝试开发一些新的业务,代理小众品牌,卖二手奢侈品,代购国内电器等等,但效果都是“一般般”。

生活不易,CiCi叹气,“真的太难了”。

个人代购如此,正规军的生意也同样难做。梨花五月份加入了友品海购,作为阿里巴巴旗下的跨境电商分销平台,借着天猫国际和考拉的供应链基础,入驻平台的代购可以一站式开店。与常规社交电商一样,平台负责发货、售后,代购从中拿佣金。据梨花透露,她现在的收入状态只能停留在“赚赚小钱”。

平均能达到8%已经好得不得了,有些热门商品的佣金不到3%,甚至1%、2%也有的”,较低的佣金标准下,想要赚更多的钱只有一个办法:加价。

梨花举了几个每月收入2万左右的让她“仰望”的同行,“他们是在原来平台价格上面加钱的。比如说平台给你的价格是10块钱,他们就加个几块钱再卖给客户”。当然,加价的基础是与客户建立信任,不然客户去其他平台稍作比价就会用脚投票。

“我比较偷懒,平台给多少我就点多少”,现在梨花每天要花5-6小时甚至更多时间在手机上,“做了三年的微商都没有得腱鞘炎,做了友品(代购)以后得了”,梨花越来越觉得耗费的精力和收入不成正比。

静悄悄的黑五

“今年的黑五静悄悄”,每到一年一度的黑五就会有人搬出这句话,今年也不例外。并且,今年的实际情况格外贴切。

根据百度指数给出的数据,公众对“黑色星期五”的关注度整体呈先增后减的走势

史上最难“黑五”:这里的海淘静悄悄

转折点出现在2016年。经过之前几年的攀升,黑五的搜索指数在2016年活动期间达到48117的顶点,随后便进入下滑曲线。12月21日至12月27日黑五当天,“黑色星期五”搜索指数整体日均值同比下跌40%,移动日均值同比下跌42%。

CiCi对黑五的感知与上述数据走势基本一致,“2016年、17年的黑五应该是我们比较鼎盛的时期了,创下了不少销售记录。但2018年下半年以后基本开始往下走。

自身热度的下滑之外,与双11等其他主流购物节相比,黑五更显“静悄悄”。





  • 共3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下一页
  • 文章内容来源:

    杭州电商展
    微信公众号

    杭州国际新零售微商及社交电商博览会组委会